當前位置: 首頁» 學術點擊

《中國中醫藥報》11月7日刊發我校毛嘉陵文章:用中醫藥文化核心引領傳承創新

發佈時間:2019-11-11

  通過學習全國中醫藥大會的會議文件,深感黨和國家對中醫藥工作的空前重視。下面就中醫藥傳承創新談一下學習心得和個人看法:

  傳承是基礎,創新是目的,傳承創新始終是中醫藥發展中的主旋律。《意見》不僅突出了傳承創新,抓住了中醫藥發展的關鍵,而且還從6個重要方面對中醫藥發展提出了全局性的指導意見,勢必對當今中醫藥發展產生巨大的推動作用,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為了認真貫徹落實《意見》,筆者對傳承創新工作認識如下:

  傳承創新突出中醫藥特色

  中醫藥文化是中醫藥發展的靈魂和嚮導。在最近幾百年來西方現代文明的強烈衝擊下,中醫藥的生存發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阻力和挑戰。為了應對這種挑戰和與現代科學文明接軌,百年來中醫藥經歷了中西匯通、中醫科學化、中西醫結合、中醫多學科研究等多種發展方式的艱辛探索,雖然取得了一些成就,但仍然困難重重,以致中醫藥傳承不足、創新不夠、作用發揮不充分,至今尚未找到一條既符合中醫藥發展規律、又能與現代科技文明最新成果接軌並同步發展的道路。導致此現狀的原因眾多,中醫藥文化引領不力或喪失、中醫藥文化自信缺失是不可否認的最主要原因。因此,我們必須對中醫藥文化、中醫藥的特色優勢有一個客觀正確的認識,在中醫藥傳承創新工作中注意突出中醫藥的特色和優勢。

  中醫藥文化的核心

  中醫藥文化是中國人對生命、健康和疾病所特有的智慧成果和實踐的概括,包括認知思維模式、對生與死的價值觀、健康理念、醫患關係、診療方式、養生方式、生活方式、藥物處方和運行體制等知識體系和醫療服務體系。在眾多中醫藥文化元素中,我們必須抓住中醫藥文化的核心,只有抓住了核心也就把握住了關鍵,能夠保證中醫藥發展不偏離正確的方向。因此,無論中醫藥傳承還是中醫藥創新,都離不開中醫藥文化的引領。

  中醫藥文化具有三大核心:一是核心價值觀,即天人合一、和諧共生;二是核心認知思維模式,即象思維、直覺思維、模糊思維等;三是核心行為準則,即道法自然、以平為期。

  中醫藥文化的特色

  特色指某一事物所獨有的特徵,或某一羣體獨特的認知思維和行為方式,這也是它與其他事物的最顯著區別之處。中醫特色就是中醫所獨有的醫學觀念、學術體系和臨牀技術等知識特徵,包括以下三大特色:

  生命理念特色——天人合一。中醫“天人合一”整體觀思想是中國古代哲學思想在中醫學中的具體體現。

  認知思維特色——象思維。中醫以人體內部變化在體外所表現出來的現象(象信息)作為思維活動所必需的信息依據,最後得出具有屬性意義的診斷結果的一種思維方式。

  治療調理特色——道法自然。中醫在行為準則上追求“道法自然”,其治病和養生都主張調動人體內外的一切自然資源,強調一切順勢而為,以達到新的平衡狀態為目的。

  中醫藥文化的優勢

  優勢指具有明顯優先的形勢,也可以説是某一方擁有對方沒有的技術或東西。或即使對方有,但比對方更好更強。優勢是要在比較中才能證明的。中醫主要具有以下五大優勢:

  理論優勢——執簡馭繁。中醫主要通過人體所表現出來的現象(象信息),去認識複雜多變的人體生理和病理情況,從宏觀的屬性和關係等層面上去把握人體的本質和規律。這種認知思維方式能夠用簡捷了當的方法來認識和處理複雜的人體病理問題。

  思維優勢——以不變應萬變。無論多麼複雜的致病因素和病變,在臨牀上總具有或寒或熱或虛或實等屬性之分,這就足以構成中醫診治的依據。

  治療優勢——以人為中心。中醫在治療上是以“人”為中心,而不是以“病”為中心,針對每一患者的年齡、性別、臨牀表現、病程等情況,採取的是針對性強的個性化治療。

  養生優勢——防患於未然。“上醫治未病,中醫治已病,下醫治大病”。“治未病”養生以防患於未然,不僅能夠減少疾病的痛苦,而且還可避免支出因病而產生的醫療費。

  醫療經濟優勢——減少醫療支出。中醫藥相對於西醫藥的昂貴醫療費用,是一種極其廉價的支出。不僅能夠減輕患者家庭醫療開支的壓力,而且還能夠為國家和社會節約大量的醫療保障支出。

  為了更好地發揮中醫的特色優勢,2007年11月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文要求國家“十一五”重點專科(專病)建設項目對本項目重點病種進行臨牀診療方案的梳理和總結。據2019版《中國中醫文化藍皮書》發佈的數據顯示,近十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組織各專業協作組對中醫優勢病種又進行了整體梳理,先分四批公佈了311箇中醫優勢病種的中醫臨牀路徑和中醫診療方案,後又於2018年分兩批公佈了95箇中醫優勢病種的中醫臨牀路徑和中醫診療方案,目前共公佈了406個優勢病種。

  中醫藥傳承要不忘初心

  中醫藥文化深受中國古代文化的影響。中國古人認為宇宙是一個不可分割的、對立統一的有機整體,處於不斷的運動變化之中。既然一切都是不可以隨便分割的,物我同樣不能分離,主客體是統一的一元體,由此產生了“天人合一”整體觀思想,強調要與自然保持和諧的關係,一切都應注意順應自然、中庸平和。

  孫思邈提出的“大醫精誠”,是中醫藥文化的核心價值理念,可以説是中醫藥人為人民服務的行為規範和服務社會的最終目的,也是中華民族高尚的道德情操和卓越的文明智慧在中醫藥中的集中體現。

  為了更清晰地理解如何傳承,根據中醫藥文化三大核心的認識,將傳承分為三大層次。

  初級層次——醫術的傳承。這是必備的技能,也是中醫藥文化三大核心之行為準則所涉及的內容,包括中醫藥診療技術的掌握、方藥的研製與靈活應用、臨牀經驗的積累等。

  中級層次——醫意的養成。這是能夠實現舉一反三的思維能力,也是中醫藥文化三大核心之思維模式所涉及的內容,包括象思維、直覺思維、模糊思維、頓悟等思維訓練和養成。

  高級層次——醫道的領悟。這是能否成為大醫的必經之路,也是中醫藥文化三大核心之思想價值觀所涉及的內容,包括個人的品行修養、天人合一的深刻理解和言行實踐。只有通過以高尚的醫德和精湛的醫術為患者服務,最終實現濟世救人、慈善積德的最高目標的醫生,才能真正達到孫思邈提出的“蒼生大醫”的最高境界。

  中醫藥傳承就是要傳承從整體認知世界這種價值觀、認知思維模式,以及由此影響下的行為準則和行為方式,以及“大醫精誠”的精神。可見,從整體認知和解決人體健康和疾病問題,弘揚為人民服務的“大醫精誠”的精神,這就是中醫藥人應有的初心。

  中醫藥創新要牢記使命

  中醫藥是我們先輩在幾千年醫療實踐中用生命換來的醫學知識,來之不易,異常珍貴。傳承中醫藥的目的就是為了不斷地創新和不斷地提高中醫藥的療效,讓更多的人從中醫藥中獲得健康實惠,這就是每一位中醫人義不容辭的偉大的歷史使命。

  首先,必須強調中醫藥文化在中醫學術發展中的引領地位。要堅守和堅持中醫藥文化核心價值體系不動搖,引入一切可以利用的現代科技文明成果。但必須指出的是,在吸收現代科技成果、特別是那些微觀認知來為中醫藥所用時,不能忘了必須服務於中醫藥的宏觀整體認知,否則就會誤入歧途,即使能出成果,但出的成果也許已非中醫藥的成果,這就必然會失去發展中醫藥的初心。

  其次,必須面向未來構建新的中醫藥學術發展模式。中醫藥要在現代科技文明背景下繼續生存和發展,必須促進中醫藥文化的變革、改變傳統的以經解經的研究方式和“古典自然整體型”中醫藥模式的升級換代,創造能夠融入複雜科學、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現代高科技的“未來自然整體型”中醫藥模式,不斷努力實現現代意義的中醫藥創新發展。

  推動中醫整體觀的“大數據化升級”

  中醫的整體觀思想的認識水平和實際應用能力,至今仍然停留在古代農業文明時期的水平,尚未系統地掌握宏觀與微觀的聯繫機理,存在着大量的證據空白。因此,要在現代發展中醫藥,必須繼續借助一些新思想、新觀念、新方法,促進整體觀一方面向着更高的境界提升,另一面則必須弄清楚宏觀與微觀的關係。  

  在當前大數據大發展的背景下,中醫藥要充分利用這次通過大數據促進自我進步的機會,以彌補其缺乏數據的歷史侷限和學術尷尬,使其獲得的宏觀、整體、粗放的醫學認知能夠得到大數據的支持,從而實現在宏觀整體基礎上,更全面詮釋中醫的陰陽學説、五行學説、八卦學説、五運六氣學説、元氣學説等理論。

  大數據雖然不是解析中醫藥治病機理的方法,卻可以從數據上對中醫藥臨牀事實予以支持,甚至還可能幫助中醫發現一些新的認知。同時,還有可能解析人與大自然、季節、晝夜、地域、山川、河流等生存環境的多重關係,甚至有助於最終創造一個建立在大數據採集和分析基礎上的“新整體觀”和新的學説,從而使中醫學術理論和臨牀應用體系更加完善。

  在中醫學術發展中,主要靠中醫師個人的臨牀經驗和主觀感悟來積累來進行學術思想和診療技術的轉換,但這個過程不僅十分漫長,而且具有相當的主觀性和不確定性。隨着中醫大數據的建立和中醫計算雲積累的數據不斷增多,可在更大的數據範圍內進行數據分析,形成與大數據信息採集連接的實時的中醫藥智能分析系統,獲得更加精準的臨牀診斷和提供更合理的醫療處理方案。這必將加速中醫學術經驗的積累、學術的規範化和診療水平的提高。

  推動中醫象思維能力的“智能化升級”

  中醫藥文化最具科學價值的認知思維是“象思維”。中醫象思維所認識的反映人體生理病理變化的“藏象”和“證型”,都不直接與人體內的某一具體器官組織實體相對應,而表現出來的是實體與“象信息”之間的一種間接的“對應關係”,這也正是中醫學最大的學術特點,也是中西醫的根本區別之處。

  中醫現在所擁有的象思維成果屬於古代的早期象思維成果,因而我們還必須進一步地發現、認識和深刻解析宏觀與微觀、“象信息”與物質實體的對應關係,更精準地認知和維護人體的健康,也更加有的放矢地調整疾病狀態。只有充分認識宏觀與微觀之間存在着的屬於何種性質的對應關係,也才可能使象思維更加確切可信。

  未來中醫學術的創新將不再以簡單地尋求物質實體為支撐,必將以象信息為主要依據、以象思維為主要認知方式,進行中醫藥學術創新模式的升級換代。中醫對疾病的認知必將從現代對人體微觀認識的最新成果中,提煉出對“象信息”的新認知。對中醫“象信息”與人體正常與病理實體的對應關係、“象認知”與治療原則的對應關係、與中醫干預手段及調控效果的對應關係等的機理和過程,必將獲得更加清晰的認識和闡述,並以此為基礎,昇華中醫藥學術理論體系,甚至有可能創造出新的現代中醫基礎理論。

  研發“人工智能中醫”平台

  大數據的應用還有希望促進中醫藥學術術語的規範化和清晰化。這是中醫學術體系長期存在並嚴重影響其學術傳承和學術研究的一個老問題。近年來,中醫科研機構啓動了中醫大數據的研究和大數據庫的建設,已從古代醫籍、現代文獻與臨牀病歷數據化入手進行研究,但尚未形成真正符合現代大數據分析意義的疑難病病案數據、診療思路數據、臨牀經驗數據、患者長期跟蹤數據、就醫選擇數據、中醫醫療機構滿意度監測數據等中醫藥大數據系統和雲計算系統,更待在以上基礎上研發中醫臨牀象思維輔助診療系統,這就是本文在中醫藥領域率先提出的——“人工智能中醫”概念。

  在現代信息文明背景下,中醫藥生存發展的關鍵點就在於是否走出農業社會思維而實現信息化。也可以這樣理解,中醫的現代化就是中醫的信息化、大數據化和人工智能化。“人工智能中醫”必將成為未來中醫現代化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可望在不遠的未來,在中醫學術信息的處理與利用、中醫思維模擬、中醫臨牀診療信息的標準化採集與處理、名老中醫臨牀經驗的借鑑、模仿等方面,將全面再現和超越名老中醫個人的臨牀診療水平。

  “人工智能中醫”將中醫醫療服務的全過程進行數字化,全面實現臨牀信息資源的交換、共享、互聯、互通和互操作,將由基礎數據平台、數據交流平台、臨牀決策平台、醫療監管平台、科研數據平台等多種平台共同形成智能化的大數據羣。

  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將對中醫藥傳承創新產生難以估量的影響。因此,我們必須努力構想未來中醫藥結合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科學文明發展的美好藍圖,提供可供參考的儘可能清晰的現代發展方向。大數據介入中醫藥學術領域,有可能實現無傷害性地詮釋和證明中醫藥,而人工智能則有希望助力中醫藥臨牀水平的整體提升。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複雜性科學等現代科學最新最前沿的成果,無疑為中醫藥的現代發展提供了一次難得的探索機會,也是中醫藥傳承創新不可忽視的一條新的發展之路。

  最後必須強調,中醫藥傳承創新離不開中醫藥文化的引領,而檢驗傳承創新工作是否做好的唯一標準是臨牀療效。

  (毛嘉陵 北京中醫藥大學)